●学爱行动

●新闻报道

●活动预告

新闻报道

晶报公益周刊B12版全版刊登对我协会的采访报道

用爱告诉世界:他们不是笨小孩

有阅读困难的孩子,看到的单词会颠倒。

       写字忽大忽小、握笔姿势不佳、经常丢三落四,专注力无法持续,容易迷路、没有时间概念或不易掌握时间……当你看到一个有这些表现的孩子,也许你会觉得这个孩子很笨,但是,有这样一个团体会告诉你:这群孩子不是笨小孩,而是有学习困难。

       2012720日,国内第一个学习困难领域支持性组织——深圳市学习困难关爱协会正式成立。这些不同的小孩的特殊需要将逐渐引起家长和老师的重视。耐心与包容,爱与快乐将是给孩子的最好帮助。记者采访了协会常务副会长、儿童保健医学专家张芳蓉,她告诉记者:我们希望通过普及学习困难知识,让全社会重新看待这群所谓的笨小孩,一起加入到接纳、支持、陪伴、等待他们成长的队伍。

      晶报记者李妍琦实习生马静仪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A  

 

                       “尝尽酸甜苦辣,建立一个沟通、互助平台

 

   晶报:在关爱学习困难领域上,协会是国内首个注册的组织,协会的主要宗旨和工作是什么呢?

   张芳蓉:深圳市学习困难关爱协会是由医学、心理学、教育学领域的专家学者及学习困难人士、学习困难儿童家长发起的社会团体。他们中的一些人经历过和经历着这样的痛苦,另一些人因为职业的缘由一直以来在尽一己之力帮助和陪伴他们。为着凝聚社会力量、普遍提高全社会对学习困难的认知度和关爱度这一共同的目标,我们聚集在一起,从20107月开始筹备,希望能够搭建一个学习困难人士及家庭间有效沟通、互助平台,给深圳乃至全国的学习困难人士和家庭带来专业的、切实的指导和帮助。

   晶报:很多人对于学习困难还不是很了解,为什么会选择学习困难这个领域?

   张芳蓉:学习困难(简称学困)是指听、说、读、写、推理或数学等方面的获取和运用上表现出显著困难的一群不同性质的学习异常者的通称。在世界各地,平均每6个人中就有1个人存在学习困难,而在中国,13.2%17.4%的人从幼年起就在承受学习困难的困扰。这些孩子的智力正常或者高于平均水平,可是无论怎样努力学习,他们的付出总也得不到相应的回报,甚至还被老师、家长冠上坏孩子、笨孩子、懒孩子头衔。有关研究机构的追踪调查发现,学习困难儿童在严重的心理行为问题如抑郁、自杀、药物滥用犯罪等方面,均有极高的相关性。而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的一份报告指出:在少管所和工读学校的违法青少年中,75.5%的人存在学习困难!

   当我们社会不仅能够关照到由于显性的贫瘠、穷困、疾病或障碍(残疾、脑瘫、自闭等等)而在生存权上受到威胁、面临困境的群体,而且能够进一步关照到那些隐性的、却真实存在困难的群体,这不止是公益事业的发展和成绩,更是整个社会文明程度的提升!带着这样的共识,我们几位发起人开始了创建之路。

   晶报:协会从20107月开始筹备到今年8月份正式成立,2年的筹备时间想必其中有不少的酸甜苦辣吧?

   张芳蓉:我们筹备组的确经历了不少困难和故事,但这些困难和故事,一直在改写并丰富着协会的成长。

   筹备之初,我们本来决定在北京注册。在人们对学习困难这一问题认知普遍较低的情况下,我们认为从全国的文化教育中心向各地辐射,将具有资源、效率等方面的优势。为此,我们充分了解相关程序法规,并派专人去北京着手注册事宜。就在那时,2010年底,壹基金却逆袭,从京城来到深圳。我们才明白,深圳,才是创立公益事业的天堂。

   就在我们历经辛苦、即将完成筹备工作之际,20116月,发生了郭美美事件。接着,陆续有公益组织的公益性甚至合法性被质疑和曝光,公益一词和公益组织一起,瞬间遭遇了集中的、强烈的拷问,我们的创立之路随之变得飘摇。周围的朋友表示不看好中国公益事业,发起人中有人开始犹疑退却,创立工作一度停滞。这个带有专业性和支持性的小小的民间草根组织雏形,还没诞生,就生死难料。

   正是这段沉寂的时间,让我们开始认真思考一个公益组织在践行公益使命的同时,该如何做好自身建设,如何在一开始就以专业、规范、公开、透明作为组织行为的基本准则。这也将是贯穿协会整个生命周期的生存与发展准则。

B   

       倡导主动了解、停止误解、开始理解’”

 

   晶报:我不是笨小孩是协会开展的第一个项目,它的主要工作和服务对象是什么?

   张芳蓉:我不是笨小孩是在接下来23年长期实施的大型项目,我们倡导主动了解、停止误解、开始理解,从我开始,从深圳这个国际化的前沿都市开始,借由社会的力量,网聚爱心,将学习困难这一概念推广,让社会关注这样一个群体,了解学习困难这一现象的真实存在,理解他们面临的障碍、给予他们所需要的帮助,点亮他们希望的航标灯,让这一人群得到应有的关爱和支持。我们将以全市中小学学校园为依托,同时走进社区、深入家庭,预计从20场大型讲座到20个家长小组、20个学困小组、再到20个家庭个案,分层传播、立体普及学习困难的知识,让全体社会重新看待这群所谓的笨小孩,加入到接纳、支持并等待他们的成长的队伍,从而帮助他们迎接可能到来的改善。

   晶报:目前这个项目进展如何?

   张芳蓉:从正式成立到现在,我们已经开展了4场公益讲座。初期我们主要工作是让家长们认识并了解学习困难。我们的第一场讲座就由学习困难专家张佳楠为家长介绍什么是学习困难、如何帮助这些孩子、家长该以怎样的心态面对和影响孩子。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家长表示听完张老师的讲座,忽然觉得轻松了很多,不那么焦虑和绝望了!这让感到责任重大,但却也是让协会成长的动力。每一次举行公益讲座,我们都会通过各种渠道宣传,希望让更多的家长或学习困难人士知道协会的存在并加入。讲座不仅面对学习困难人士及其家长,教职员工、校长、班主任甚至全社会人士都可以来参加我们的活动,进一步认识学困群体的需求和困难。

   另外,我们还加入了南山区青少年校外教育公益联盟,并计划在未来建设成为协会组织。协会作为首批联盟单位联盟,以我不是笨小孩公益项目积极参与其中,会在学校内外、社区中大力普及学习困难知识,提高全社会对学习困难的认知度和关注度,让学困人群得到应该的理解、接纳和帮助、改善。

   晶报:深圳学困儿童的家长们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他们可以去到哪里做评估?

   张芳蓉:深圳的家长们面临的困难包括自身观念问题(爱、接纳、耐心、坚持)、亲子关系问题、与学校老师沟通的问题、夫妻关系问题等。加之学习困难几乎零认知的基础、至今没有确切成因和完美的治疗方案。我们建议家长带孩子去正规医院的儿科、儿保科、心理科或神经内科进行专业评估。一些必要的评估包括韦氏儿童智力量表、儿童行为量表、感觉统合评估以及医生建议的其他评估。

C

   

          关爱,需要更多人参与

 

   晶报:除了以讲座的方式去普及知识,还有其他的方式吗?

   张芳蓉:当然,我们未来还会陆续开展多种形式的活动,让学习困难的孩子或学生能够参与,让社会重新认识他们的同时也能建立自身的自信,如开展校园征文大赛,通过组织各学校学习困难学生报名参赛;组织学习困难学生书画作品展出及义卖。另外,我们还会通过自媒体和公众媒体向全社会征集公益歌曲,增加社会对学困儿童的认识。

   不仅在深圳,我们还会深入农村学校、农民工子弟、留守儿童中寻找学困孩子,提供支持和帮助;在广州、珠海等周边地区开展学困关爱活动,设立分支机构,扩大受益人群;我们还会受益人群继续向内地拓展,在5-10个友好伙伴城市设立协会分支机构。

   晶报:怎样才能加入到关爱学习困难的行列中去?需要具备什么样条件?

   张芳蓉:目前,我不是笨小孩项目正在开展520师资认证计划,正在召集20名医学心理学专家、20名社会工作者、20名班主任、20名学校心理老师和20名家长志愿者代表开展公益讲座和小组探讨,我们期待更多有学习困难的孩子家长知道我们、找到我们,有更多的教职人员和志愿者加入我们。一点爱心、一点时间、一点关注、一点行动,就是我们的全部条件!

   链接

   家长QQ群:98010184